news

2021.07.02

大宝专栏 | 空间里长内容,企业服务外包市场大有可为

浏览次数:635
字号调整 - +

投资物业公司的人都期待在社区空间最后100米长出内容来,在商企空间又何尝不是?


商企空间的生意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,其专业起源比社区空间的生意早得多。当社区空间服务还只是房地产开发企业的一个附属部门时,商企空间服务已经是一门独立的生意。


从资产生命周期的维度、从客户需求的维度,商企空间的服务已经形成丰富多样的业态与服务场景。在这片茂密的业务丛林中,一些竞争者通过收并购横向生长、打通场景,得以占据树冠层的生态位,得到最多的阳光和雨露,而基底层的土地往往是贫瘠的。


如果说PM(物业服务)的起点是一栋楼宇的需求,那么,IFM(企业设施外包服务)的起点则是一家企业的需求,这是迥然不同的两种生长逻辑。而商业物业领域的未来,正在从以楼宇为中心转移到以企业服务为中心。


IFM的服务者要从企业的战略需求出发,建立组织架构、设计服务内容、组织落地能力。而企业的需求由它的市场决定,不会局限在一栋楼宇内。所以,从PM跨越到IFM,需要一个先决条件,即全国乃至全球布局的组织架构与落地能力——在区域内堆规模,不如在全域内建能力。


这种全域能力,使得IFM的服务者可以将主要工作目标从维持保养上升到服务品质、设施价值的提升,将时间范畴从设施运行阶段扩展到不动产全生命周期,将设施管理的领域从现场管理上升到经营战略,从帮助企业提高生产率,到成为企业生产力的一部分。它既是不动产服务产业链的终点,又是起点,为服务客户更多方面的需求埋下了伏笔。


如此珠玉,企业服务在国际五大行(CBRE、JLL等),基本是全球客户统筹,采取高度严格的管控模式,不可能进行剥离。唯有戴德梁行虽在过去十年有过多次整合,但亚太地区的IFM业务板块始终是相对独立的。故此,在万物云与戴德梁行的交易中,企业服务板块可以做到亚太与全球切割,在五大行中,也只有与戴德梁行的交易才有包含这个板块的可能。


与万物云合资后,万物梁行在企业服务领域的核心优势更为突出,因为不仅有具备全球视野的专家资源与经验,也具有组织各层次人才和劳务团队,在全域达成方案落地的能力,从云到泥,服务到底。这使得万物梁行的IFM业务一骑绝尘。


万物云业务的立足点是空间服务,例如,对空间的运营、空间里资源的连接、空间的数字孪生。通过流程重建和技术进步优化空间服务的过程中,万物云将自有的核心竞争力对外释放,孵化新的业务形态。而因应客户的需求,还会有新的生意模式不断显现——空间里长出了新的内容。


根据膜理论,空间有十一重维度,受限于认识的广度和深度,我们目前还只能感知到四维。但时间在延伸,空间内原本被折叠的维度,正在渐次展开。